华旉秘传,耳雅堂教练共修

阴阳者,天地之枢机;五行者,阴阳之终始。非阴阳则不能为天地,非五行则不能为阴阳。故人者,成于天地,败于阴阳也,由五行逆从而生焉。天地有阴阳五行,人有血脉五脏。

阴阳者,天地之枢机;五行者,阴阳之终始。

第四段:阴阳五行与天地人其象相应。

典籍,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五脏者,肺、肝、心、肾、脾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则生成之道,循环无穷;肺生肾,肾生肝,肝生心,心生脾,脾生肺,上下荣养,无有休息。

故人者成于天地,败于阴阳,由五行从逆而生焉。

原文:“帝曰:余闻上古圣人,论理人形,列别脏腑,端络经脉,会通六合,各从其经,气穴所发,各有处名,溪谷属骨,皆有所起。分部逆从,各有条理。四时阴阳,尽有经纪。外内之应,皆有表里,其信然乎。

故金匮至真要论云:心生血,血为肉之母;脾生肉,肉为血之舍;肺属气,气为骨之基;肾应骨,骨为筋之本;肝系筋,筋为血之源。五脏五行,相成相生,昼夜流转,无有始终。从之则吉,逆之则凶。天地阴阳,五行之道,中含于人。人得者,可以出阴阳之数,夺天地之机,悦五行之要,无终无始,神仙不死矣!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生成之道,循环不穷;

   岐伯对曰:

《中藏经》目录

肺生肾、肾生肝、肝生心、心生脾、脾生肺、上下荣养,无有休息。

 
 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肝主目。其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脏为肝。在色为苍,在音为角,在声为呼,在变动为握,在窍为目,在味为酸,在志为怒。怒伤肝,悲胜怒,风伤筋,燥胜风,酸伤筋,辛胜酸。

金匮曰:〞心生血,血为肉之母;脾生肉,肉为血之舍;肺属气,气为骨之基;肾应骨,骨为筋之夲;肝系筋,筋为血之源;人若能顺应自然界阴阳五行的规律、无终无始、神仙不死矣。〞

 
 南方生热,热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其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体为脉,在脏为心,在色为赤,在音为征,在声为笑,在变动为忧,在窍为舌,在味为苦,在志为喜。喜伤心,恐胜喜,热伤气,寒胜热,苦伤气,咸胜苦。

                  一一一  华佗

 
 中央生湿,湿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其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体为肉,在脏为脾,在色为黄,在音为宫,在声为歌,在变动为哕,在窍为口,在味为甘,在志为思。思伤脾,怒胜思,湿伤肉,风胜湿,甘伤肉,酸胜甘。

 
 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在肾,肺主鼻。其在天为燥,在地为金,在体为皮毛,在脏为肺,在色为白,在音为商,在声为哭,在变动为咳,在窍为鼻,在味为辛,在志为忧。忧伤肺,喜胜忧,热伤皮毛,寒胜热,辛伤皮毛,苦胜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咸,咸生肾,肾生骨髓,髓生肝,肾主耳。其在天为寒,在地为水,在体为骨,在脏为肾,在色为黑,在音为羽,在声为呻,在变动为栗,在窍为耳,在味为咸,在志为恐。恐伤肾,思胜恐,寒伤血,燥胜寒,咸伤血,甘胜咸。

故曰: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阴阳者,血气之男女也;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阴阳者,万物之能始也。

故曰: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

远古时代,懂医,知识很高的人,讨论认识人的形体,比较分析,排列,摆开,脏腑,对经脉的走行,起始与终止,经络间相互联系研究,又认识六合,12经脉之六合,两经一合,如足太阳膀胱经与足少阴肾经相合,知道其联系、会合、相通,每一条经都由他自己的特殊路线、气穴就是俞穴,就是气血出入流行之处,天有365日,人有365节,就是指365个穴位,是人体气血游行出入的地方,所以才有所发之说,就是气血的产生。各穴位都有它的名称、位置。肉之大会为谷,肉之小会为溪,肌肉和肌肉之间的联系,会就是相互会合的地方,大块肌肉之间的缝隙,叫谷,缝隙小的是溪,穴位都在肉的交会处,穴又叫空、孔、俞、穴、节。即肌肉筋骨间缝隙的地方,都和骨骼相联系,有起止,12经脉的分部有皮部,皮部有逆有从,有逆有顺,各有条理。春夏秋冬四时,春夏为阳,阳气盛,秋冬为阴,阴气盛,都有它的规律。人体有内外,但内外有联系,互为表里,脏藏于内,腑在外,脏腑表里,阴经和阳经,互为表里,阴经行于内测,阳经行于外侧,内外相应,确实是这样吗?

岐伯回答:按五方为主回答。风气生于东方,应于春天,气候温和,多风,这是天气,风寒署湿燥火这是天之气,木火土金水这是地之五行,天之六气,地之五行,天之气生地之五行。风就生木之行,东方属木,应于春,树发芽。这是天气生地气,木为酸,酸味入肝,助长肝,滋养肝,肝生筋,肝系统和春风、温暖、酸味、木、筋联系,肝属木之脏,木性柔和,本性喜舒展、条达,筋也是柔和的,硬不行,筋的活动靠血滋养,肝又藏血,肝筋皆喜条达柔润,肝就生筋。筋生心是木生火,心是火之脏,肝开窍于目。以下有的注家认为是有一段衍文,和其它段不同。自然规律,在春天,在东方,在肝脏规律是,在天是风,在地是木,在人的形体就是筋,在五脏是肝脏,在色为苍青,五音为角(角征宫商羽—五音),是木之音,发出的声音是呼喊,呼叫,是肝之声。如一睡觉就呼喊,就从肝论治。敛肝之魂。产生病态时就产生握,握拳,抽搐,因为肝主风,主筋,变动就不是正常的,变异,病态,知常达变。肝开窍于目,暴怒伤阴,伤肝,按五行推算,悲属肺,肺属金,金克木,后世的以情治情,以情胜情,就从这里产生。悲制约怒,消怒要哭,气就消了,风和木气通,风伤筋,燥属金之气,金克木,所以燥胜风,酸味太过伤筋,适当就柔和筋脉,辛属金,所以胜酸味。这一段是四时五脏阴阳系统(时脏阴阳系统,即五脏功能活动系统)。

南方热,可生地之五行之火,苦味属火之味,心为火之脏,生心,心主血脉,血液奉心阳而化赤,靠心阳水谷精微化生血,血生脾,是火生土,心主舌,心开窍于舌。所以在六气是热,在地是火行,在形体是脉(筋骨脉肌皮~五体),在脏为心,色为赤,在声为笑,在变动为忧,忧好像不对,应该是语不定的意思,吞吞吐吐,因为言为心声,言语吞吐,心主喜,喜过伤心,恐胜喜,水克土,热伤气,寒胜热,水克土,苦是火,伤气,咸是水味,胜苦。

中央属土,在六气中是湿,天之六气生地之五行,湿生土,土生甘味,甘味滋养脾脏,脾主肌肉,运化旺长肉,肉生肺,土生金,脾开窍于口,脾气功能调和,能知道饮食口味,歌唱属脾,在工作一段时间后,思虑久了,对脾有影响了,唱歌,有醒脾作用,恢复脾气,有人老是唱歌,脾有病,病态为干哕,因为脾不运化。思考过度伤脾,发怒可改变,湿气太重,伤肌肉,肌肉臃肿,疲软无力,用风可去湿,利湿、化湿、渗湿,再加点风药较好,因为风胜湿,甘养脾,长肌肉,但太过,伤肉,酸可改变。

西方生燥,天之气属燥气,西方属金,在地为金,地之五行属金行,金生辛味,肺在人体属金,与秋气相应,辛生肺,同属于金行的相生,肺生皮毛,肺主皮毛,皮毛生肾是金生水,也是讲的肺和肾的关系,肺开窍于鼻,肺司呼吸,鼻为呼吸之通道,燥金、皮毛、肺、西方、都归一类,在色为白,在音为商,都是金一类,肺之声为哭,在变动为咳,在窍为鼻,味为辛,志为忧,情志上肺主忧。内经还有一个说法,肺主悲,过忧伤肺脏,喜胜忧是火克金,热伤皮毛,寒胜热是水克火,火胜辛是水克金。

北方属寒,在地为水,水生咸,咸生肾,肾生骨髓是同行相生,咸生肾养肾,泻肾之相火加盐入肾,肾藏精,养骨而生髓,髓生肝是水生木,肾在窍为耳,影响听力,肾气通于耳,肾和则耳能闻五音,还有肾开窍于二阴,肾系统,同一行相生,如语音、黑色、呻吟、骨。在变动为战栗,肾病,肾阳虚,而寒冷。味为咸,志为恐,过恐则伤肾,思为土,属脾,思胜恐,是土克水,寒伤血,在太素中为骨,是寒伤骨,太素燥胜寒为湿胜寒,因湿是土之气,寒是水之气,土克水,咸伤血是水克火,甘胜咸,是土克水。

天在上,地在下,万物在其中,阴阳就是气血,或是男女,又如左右,左阳右阴,圣人面南,左为东方,阳气升起之方,而从右面西方降下去。水火是阴阳的征兆,最能代表阴阳的特性。阴阳就是万物的开始发生、变化、消亡都出自阴阳。阴阳相使,相互为用的关系,阴藏于内,阴主内,阳主外,阴替阳守护于内,才能使阳不浮越于外,不耗散于外,阳在外的功用,是为阴在外发挥作用,在外守护着阴,或阴气在外作用的表现,有阳在外守护,阴就可以不滑脱,否则阴就不能藏于内。如阳虚则滑精,气虚则自汗,阴液的耗失,是阳气不能固守、固护、保护。

理论阐释:1、五行的取象比类问题。人体内外相应的系统结构表:自然界之象,人体之象,比类取象。五行木火土金水,东、风、酸、青、音为角、脏为肝、窍为目、体为筋、声为呼、志为怒、变动为握、时为春、温暖,这一系列都属于木之行。2、五行相生相胜、滋生和制约,五行内相生,东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同一类的相生。还有五行间的相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五行相克,制约:怒胜思、思胜恐、恐胜喜、喜胜忧。3、阴阳的互根互用,阴津和阳气互相依存,为用。赵献可医贯阴阳论,阴阳又各为其根,阳根于阴,阴根于阳,无阳则阴无以生,无阴则阳无以化(阴主生,阳主化,气化,阴气所以长,是有阳气作用)。张介宾类经附翼真阴论,阴不可以无阳,非气无以生形也,阳不可以无阴,非形无以载气也,故物之生也生于阳,物之成也成于阴。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得阴助而化生无穷,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阴得阳生而源泉不竭。

临证指要:1、五志过激致病,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过限,爆发致病,可以情胜情。2、以情相胜问题,现在有时不完全按相胜去做,整体调节情绪正常也可。3、阴阳互根、互用理论的临床应用,阴中求阳,阳中求阴,寒之不寒是无水也,热之不热是无火也。4、五声,肝在声为呼,61岁妇女,阴雨天,精神受刺激就恼怒,心烦,嗳气,睡眠作恶梦,高声呼喊,胸中憋闷,白天困倦,脉象弦数,舌暗红,苔白腻。辩证,肝胆气郁,湿邪困阻。治法,疏泄肝胆,兼化湿浊。柴胡8克、炒栀子10克、郁金10克,黄芩10克,丹皮12克,赤芍12克,草果10克、厚朴8克、槟榔10克,知母10克、石菖蒲15克、羌活、独活各6克、生甘草6克,5剂,日1次。忌辛辣油腻生冷。脾在声为歌,有一个脾热的总唱歌。清热后愈。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