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道陵与鲍姑典籍,萨守坚夫妇对岭南百草文化的熏陶

从南越王墓出土的熏炉、药臼、药杵、五色药石、羚羊角等药具药物看来,秦汉以前岭南医药已经开始发端,并与中原医学一脉相承,而以熏香防疫为突出特色。晋葛洪氏,为求丹砂而南下,结庐罗浮山,极大地促进了岭南医学与百草文化的发展。葛洪之之成就,为岭南百草文化注入了丰富的医学济世与道教道法自然的精神。岭南地处五岭以南,其所辖范围约当今之广东、海南及广西大部和越南北部。由于岭南地兼山海,海洋气候和内陆气候交汇,气候炎热而湿润;适合多种药用植物生长繁育,因而也逐渐形成独特的百草文化。罗浮山百草油承载并且印证了这种独特岭南百草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曾出现过不少知名的中医大家,为我国中医药的传承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统计发现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男医生,医术精湛的女医生则少之又少,但并非没有,晋代的鲍姑就是其中的一位。鲍姑与西汉的义妁、宋代的张小娘子和明代的谈允贤被后人尊称为古代四大女医。

在中国历史上曾出现过不少知名的中医大家,为我国中医药的传承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统计发现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男医生,医术精湛的女医生则少之又少,但并非没有,晋代的鲍姑就是其中的一位。鲍姑与西汉的义妁、宋代的张小娘子和明代的谈允贤被后人尊称为古代四大女医。鲍姑(公元309-363年),名潜光,今山西长治人。其父鲍靓喜好道家养生,擅长炼丹,亦官亦道,在担任广东南海太守期间结识了来自江苏的葛洪(公元284-364年)。因两人都笃信道家和擅长炼丹,有着共同的志趣,鲍靓便收葛洪为弟子,葛洪借此得以认识了小他25岁的鲍姑。待鲍姑长大后,鲍靓将女儿嫁给了弟子葛洪,史书将此事记载为“见洪深重之,以女为妻”。受父亲影响,鲍姑对道教同样感兴趣,渐渐了解了炼丹之法。婚后葛洪与鲍姑两人就在广东罗浮山一带行医炼丹、治病救人。有了家学基础和个人勤奋,再加上夫婿影响,鲍姑医术渐精,尤擅针灸,后成为历史上有记载的首位女针灸学家。据传,她因经常采用广州越秀山下红脚艾作艾绒进行灸疗治疾,后人便称之“鲍姑艾”和“鲍仙姑”。后人熟知葛洪多半是因为《肘后备急方》这部药书。事实上,葛洪还编写过多部药书,在这本书前就曾写过100卷的《玉函方》一书。严格来讲,《肘后备急方》不属于原创,书中内容与《玉函方》的内容多有重复,系葛洪摘录《玉函方》中可供急救医疗和实用有效的单验方,编成8卷共计70篇,形成了后人经常引用的《肘后备急方》。此书被誉为“中国第一部临床急救手册”,对后世医学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可谓影响深远。2015年屠呦呦研究员因发现青蒿素治疗疟疾的新疗法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项重大医学研究最开始就是受到该书记载的“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这段话的启发。与葛洪不同,鲍姑没有留下相关药籍著作,但《肘后备急方》的内容除急救医疗和实用有效的单验方外,还包括针灸医方109条。因为葛洪擅长炼丹和道家养生,但不擅长针灸,所以后人据此推测《肘后备急方》一书中与针灸相关的部分系鲍姑所为。换言之,鲍姑虽然没有留下专门的著作,但其灸法经验、药理知识等已融汇到了《肘后备急方》中。可以说,是葛洪与鲍姑这对夫妻共同促成了《肘后备急方》一书的完成,他们也成为中国历史上罕有的“名医伉俪”。

从魏晋到南北朝,我国中原地区多次发生战乱,迫使人口大量南迁,中原医药随之带入岭南。岭南医学史上较著名的有:支法存、葛洪、鲍姑、仰道人等。葛洪是晋代著名的医学家、道家,丹阳句容人。葛洪幼年好学,不但习诵儒家经典,尤好神仙导养,道学得叔祖葛玄弟子郑隐真传。《晋书葛洪传》记载葛洪“赴广州师事南海太守鲍玄,玄亦内学,逆占将来,见洪甚重之,以女妻洪。洪传玄业,兼综炼医术。凡所撰著,皆精核是非。”这是有史料记载的史上最具规模的南北医药学相互交流事件。时至今日,罗浮山民间善以百草油避秽除瘴,防蚊虫叮咬,仍归誉于葛洪。

鲍姑(公元309-363年),名潜光,今山西长治人。其父鲍靓喜好道家养生,擅长炼丹,亦官亦道,在担任广东南海太守期间结识了来自江苏的葛洪(公元284-364年)。因两人都笃信道家和擅长炼丹,有着共同的志趣,鲍靓便收葛洪为弟子,葛洪借此得以认识了小他25岁的鲍姑。待鲍姑长大后,鲍靓将女儿嫁给了弟子葛洪,史书将此事记载为“见洪深重之,以女为妻”。

葛洪《肘后备急方》最先记载疟疾特效方。“青蒿一握水二升渍,绞汁尽服之”,是现代医药工业制造青蒿甲醚、青蒿琥酯的发端。《肘后备急方》载有l4条以常山为主药的方剂。现知常山所含生物碱的抗疟效价为奎宁的26倍。葛洪《肘后备急方》较早地记载风湿类疾病“脚气病”的流行病学。葛洪《肘后备急方》还最早完整记录了黑膏药的炼制过程,时至今日,罗浮山脚下民众仍能以麻油、黄丹按古法炼制膏药,其所治疾病,也以风湿骨病为主。葛洪的医学成就,为岭南医学打上了道教医学的的浓重特色。

受父亲影响,鲍姑对道教同样感兴趣,渐渐了解了炼丹之法。婚后葛洪与鲍姑两人就在广东罗浮山一带行医炼丹、治病救人。有了家学基础和个人勤奋,再加上夫婿影响,鲍姑医术渐精,尤擅针灸,后成为历史上有记载的首位女针灸学家。据传,她因经常采用广州越秀山下红脚艾作艾绒进行灸疗治疾,后人便称之“鲍姑艾”和“鲍仙姑”。

鲍姑,名潜光,葛洪之妻。父鲍靓喜方术,尚道学。后被征召,出任南海太守。鲍姑与父遂定居广州,并与葛洪结为夫妻。鲍姑受父亲与丈夫的熏陶,乐于学习医术,从医为人治病,尤以艾灸为特长,医名远扬,是我国医史中第一位女针灸家。她的行医足迹遍及南海,番禺、博罗、惠阳、罗浮山等地。地方府、县志均有记载。由于她周游四方、采药行医,济世活人,卓有成效,道教典籍把她列入“仙释”行列,称她为“鲍仙姑”,她所用的红脚艾称为“仙艾”,为她修井、建祠、建庙,纪念她对医学事业的贡献。鲍姑的医术也有传人。据《罗浮山志补》有“鲍姑传于黄野人,乃稚川之徒”。这表明葛洪夫妇的道儒思想及其医学成就自有其传人。中国医学史上的重要人物陶弘景,便是在幼年即受到葛洪《神仙传》的深刻影响。

后人熟知葛洪多半是因为《肘后备急方》这部药书。事实上,葛洪还编写过多部药书,在这本书前就曾写过100卷的《玉函方》一书。严格来讲,《肘后备急方》不属于原创,书中内容与《玉函方》的内容多有重复,系葛洪摘录《玉函方》中可供急救医疗和实用有效的单验方,编成8卷共计70篇,形成了后人经常引用的《肘后备急方》。此书被誉为“中国第一部临床急救手册”,对后世医学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可谓影响深远。2015年屠呦呦研究员因发现青蒿素治疗疟疾的新疗法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项重大医学研究最开始就是受到该书记载的“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这段话的启发。

唐代武则天曾派人到罗浮,建平云阁,采药炼丹。历代药民上山采药,经制作加工,就在朱明洞行市买卖,洞天药市由此名传,明代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记述广东四大市,其中“一曰药市,在罗浮山冲虚观左,亦曰洞天药市”,可见罗浮药市之盛名。也可见岭南百草文化影响波及之广。

与葛洪不同,鲍姑没有留下相关药籍著作,但《肘后备急方》的内容除急救医疗和实用有效的单验方外,还包括针灸医方109条(含灸方90余条)。因为葛洪擅长炼丹和道家养生,但不擅长针灸,所以后人据此推测《肘后备急方》一书中与针灸相关的部分系鲍姑所为。换言之,鲍姑虽然没有留下专门的著作,但其灸法经验、药理知识等已融汇到了《肘后备急方》中。可以说,是葛洪与鲍姑这对夫妻共同促成了《肘后备急方》一书的完成,他们也成为中国历史上罕有的“名医伉俪”。

岭南草药资源相当丰富,岭南百草文化的表现形式也十分多样,道佛儒均以饮茶著名,著名文人苏东坡一身兼佛、道、儒、医于一身,居游罗浮,也对岭南百草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如今,罗浮山脚下青草药店林立,广州凉茶风靡,乃至今日著名的黄振龙、王老吉,已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岭南卑湿之地,发病多疫、温、疟、湿之类,中医药在防病治病方面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罗浮山地区,以其独特的天然条件及文化韵味,吸引了道、佛、儒在此修养性命。而道家在关注天地阴阳五行的同时,尤其重视对人体阴阳气血的关注,岭南中医学具有较深厚的道教医学特色,例如:佛、道法式活动中常常需要一种庄严、肃穆芬芳的气氛,而熏香类药物

|<< << < 1;)
2
>
>>
>>|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