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曾服马钱子,马钱子让南唐后主李煜遇难

典籍 1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首脍炙人口的《虞美人》是南唐后主李煜所作,该词哀婉悲凉、感情深沉,抒发了故国忧思,最终竟给李煜引来了杀身之祸,成了一代词人的绝命诗。李煜“性骄侈,好声色,又喜浮图,为高谈,不恤政事”。李煜做皇帝不行,却善诗文、工书画、通音律,尤以词的成就最高,继承了晚唐以来花间派的词风,在晚唐五代词坛独树一帜。公元975年李煜被俘降宋。宋太宗赵光义看到这首词后勃然大怒,认为李煜全然不是醉生梦死之辈,而是妄图有朝一日东山再起,于是萌生铲除隐患之念。但是宋太祖赵匡胤立国之初密刻了一块誓碑,明确规定后嗣皇帝不得杀士大夫。宋太宗赵光义便想到了自己的弟弟秦王赵廷美,赵廷美是李煜的忠实“粉丝”,与李煜私交甚厚。彼时正值七夕,也是李煜的生日,宋太宗命赵廷美带着御赐美酒和一剂“牵机妙药”去给李煜祝寿。毫无戒心的李煜合酒服用了御赐的所谓养补妙药“牵机药”,夜间毒发,魂归天际,年仅42岁。李煜死后,宋太宗赵光义又虚情假意地封其为吴王,赠太师,以王礼厚葬于洛阳北邙山,并请原南唐旧臣徐铉为李煜写了墓志铭,以示哀悼。牵机毒与钩吻、鹤顶红并称史上最有名的三大毒药。那“牵机药”是什么呢?就是大名鼎鼎的马钱子,又名番木鳖、苦实、马钱。马钱子味苦,性寒,有大毒,如不经炮制,过量服后立即中毒身亡,故有“马前食之马后死”之说,又有“鸟中其毒,则麻木搐急而毙;狗中其毒,则苦痛断肠而毙。若误服之,令人四肢拘挛”的说法。马钱子有毒成分为番木鳖碱和马钱子碱,中毒量为1.5~3克,致死量为4~12克,有毒成分主要作用于人体中枢神经系统,表现为全身肌肉痉挛、双目凝视、牙关紧闭等症状,临死前面部呈现苦笑、诡异、狰狞等表情,且死后人体已经严重变形,形状和古代绷起的织布机相似,所以这种毒药又叫“牵机药”。宋代学者王铚在其《默记》一书中记述了毒死李煜的经过,并描述了他的死状:“前头足相就,如牵机状。”不过即便是毒药,只要谨慎炮制使用,也能化腐朽为神奇,解痉消痹,祛除疾病。马钱子经专业炮制和加工后,能够通络止痛、散结消肿,可用于风湿顽痹、麻木瘫痪、咽喉痹痛、跌扑损伤、痈疽肿痛、小儿麻痹后遗症、类风湿性关节痛等病症的治疗。马钱子是骨伤科的要药,具有续断接骨、活血通络、强筋壮骨之功效。《串雅补》云:“此药走而不守,有马前之名,能钻筋透骨,活络搜风,治风痹……遍身骨节疼痛,类风不仁等证。”《本草纲目》云:“伤寒热病,咽喉痹痛,消痞块。”张锡纯盛赞其功效为:“其开通经络,透达关节之力,实远胜于它药也。”由此可以看出马钱子在运用得当的情况下则收效极好。来源:中国中医报

典籍 2

马钱子

中药马钱子属乔木,矮者三两米,高者二三十米。春夏开花,秋冬果熟,花黄而艳,果熟而赤,浆果呈桔黄色圆球状,种子则呈扁圆盘状。种子中的番木鳖碱和马钱子碱具有极大毒性,服用1.5克至3克即可中毒,4克至12克即可致死,死状惨烈。《本草原始》载,“鸟中其毒,则麻木搐急而毙;狗中其毒,则苦痛断肠而毙。若误服之,令人四肢拘挛。”一旦误服误用,后果可怕。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首脍炙人口的《虞美人》是南唐后主李煜所作,该词哀婉悲凉、感情深沉,抒发了故国忧思,最终竟给李煜引来了杀身之祸,成了一代词人的绝命诗。

公元976年,北宋灭了南唐以后,将其国君李煜带到汴京(今河南开封)。公元978年七夕逢李煜42岁生日。是日明月皓空,李煜起了思国之情,命歌妓吟唱他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因此曲为怀念故国所做,惹恼了宋太宗赵光义,遂以祝贺生日为名,
给李煜赐了一壶酒,酒里下了一种名为“牵机药”的毒药,由弟弟秦王赵廷美亲自送去。李煜不知其中有毒,在忧愁中喝下,不久便头痛头昏,呼吸急促,全身躁动不安,继而抽搐,项背痉挛强直,腰背反折,头项和下肢后弯而躯干向前如角弓状,至呼吸肌痉挛引起发绀,窒息,心力衰竭而死亡。

李煜“性骄侈,好声色,又喜浮图,为高谈,不恤政事”。李煜做皇帝不行,却善诗文、工书画、通音律,尤以词的成就最高,继承了晚唐以来花间派的词风,在晚唐五代词坛独树一帜。公元975年李煜被俘降宋。宋太宗赵光义看到这首词后勃然大怒,认为李煜全然不是醉生梦死之辈,而是妄图有朝一日东山再起,于是萌生铲除隐患之念。但是宋太祖赵匡胤立国之初密刻了一块誓碑,明确规定后嗣皇帝不得杀士大夫。宋太宗赵光义便想到了自己的弟弟秦王赵廷美,赵廷美是李煜的忠实“粉丝”,与李煜私交甚厚。彼时正值七夕,也是李煜的生日,宋太宗命赵廷美带着御赐美酒和一剂“牵机妙药”去给李煜祝寿。毫无戒心的李煜合酒服用了御赐的所谓养补妙药“牵机药”,夜间毒发,魂归天际,年仅42岁。李煜死后,宋太宗赵光义又虚情假意地封其为吴王,赠太师,以王礼厚葬于洛阳北邙山,并请原南唐旧臣徐铉为李煜写了墓志铭,以示哀悼。

人中牵机药的毒药死亡时,因全身躁动、抽搐痉挛、腰背反折而导致身体严重变形,表情诡异,因其状如古代绷起的织布机相似,所以名为牵机药。宋代王铚在《默记》中对此事有详细记录。现代医学专家从李煜中毒症状和原理等进行综合分析后判断后,认为“牵机药”实际上就是中药马钱子。

牵机毒与钩吻、鹤顶红并称史上最有名的三大毒药。那“牵机药”是什么呢?就是大名鼎鼎的马钱子,又名番木鳖、苦实、马钱。马钱子味苦,性寒,有大毒,如不经炮制,过量服后立即中毒身亡,故有“马前食之马后死”之说,又有“鸟中其毒,则麻木搐急而毙;狗中其毒,则苦痛断肠而毙。若误服之,令人四肢拘挛”的说法。马钱子有毒成分为番木鳖碱和马钱子碱,中毒量为1.5~3克,致死量为4~12克,有毒成分主要作用于人体中枢神经系统,表现为全身肌肉痉挛、双目凝视、牙关紧闭等症状,临死前面部呈现苦笑、诡异、狰狞等表情,且死后人体已经严重变形,形状和古代绷起的织布机相似,所以这种毒药又叫“牵机药”。宋代学者王铚在其《默记》一书中记述了毒死李煜的经过,并描述了他的死状:“前头足相就,如牵机状。”

从医学角度讲,马钱子的中毒原理并不复杂,它主要是作用于人体中枢神经系统,兴奋脊髓的反射机制和延髓中的呼吸中枢及血管运动中枢等。马钱子虽然有巨毒,但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认可其药用价值。中医主要是利用其性寒味苦的特性,通过炮制降低毒性后用以通络散结、消肿止痛,主要用于包括麻痹瘫痪、痈疽肿痛一类的病症治疗。西医则通过提取其种子中的相关成份,用作中枢神经兴奋剂。

不过即便是毒药,只要谨慎炮制使用,也能化腐朽为神奇,解痉消痹,祛除疾病。马钱子经专业炮制和加工后,能够通络止痛、散结消肿,可用于风湿顽痹、麻木瘫痪、咽喉痹痛、跌扑损伤、痈疽肿痛、小儿麻痹后遗症、类风湿性关节痛等病症的治疗。马钱子是骨伤科的要药,具有续断接骨、活血通络、强筋壮骨之功效。《串雅补》云:“此药走而不守,有马前之名,能钻筋透骨,活络搜风,治风痹……遍身骨节疼痛,类风不仁等证。”《本草纲目》云:“伤寒热病,咽喉痹痛,消痞块。”张锡纯盛赞其功效为:“其开通经络,透达关节之力,实远胜于它药也。”由此可以看出马钱子在运用得当的情况下则收效极好。

有经验的老中医都知道,传统炮制虽然可以降低马钱子的毒性,但只是降低而难以根本袪除,其毒性依然存在,所以炮制马钱子的辅料以及器具均专用,不得在炮制马钱子后再用于炮制其他药材。辨证施治,取毒之长,酌情而用,大概这就是中医药迷人的魅力吧。

马钱子性味归经

性味归经:苦,寒;有毒。归肝、脾经。

功效:通络散结,消肿定痛。

应用:用于痈疽或跌打损伤肿痛,马钱子有通络散结、消肿定痛作用,有记载本品可用于局部消肿止痛。

用于风湿痹痛或拘挛麻木。本品有通络止痛功效,可与麻黄、苍术、全蝎、典籍,僵蚕、乳香、没药等祛湿、通经络药同用,以治上述病证。此外,今临床用治多种癌肿,虽有一定疗效,但尚在试用中。

用量用法:外用适量,研末吹喉或调涂。内服0.3~0.9g,作丸散服。

使用注意:本品有毒,服用过量,可引起肢体颤动、惊厥、呼吸困难,甚至昏迷等中毒症状,故须严格控制,注怠炮制。孕妇忌服。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