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辨证医疗小儿尿床中医中药,近代名医

百余年作品

王忆勤教师, 师承巴黎市名中医朱瑞群, 为上海派徐 氏
内科第二代继承者。王教师行医 30 余 年, 积攒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深得徐氏男科真传, 又形 成了和煦独到的学术观点, 对中医妇产科、
血液科的医疗研 究颇有建树、 医疗效果卓然, 在病人中有所极高声誉。笔者有幸从师学习, 收益匪浅。现将王师在小儿喘气临证
时的评释用药特点归咎计算如下。1 显明病因,
追溯夙根喘气为五官科常见病之1, 其反复变色, 缠绵难愈。
小儿由于肺部娇嫩、 肺气不足、 腠理不能够被卫外之阳充 实, 故外邪较易侵略;
同时, 内易饮食所伤, 导致脾脾虚 弱、 健运失司、 水湿停留, 聚而成痰,
日久结为顽痰, 形 成喘气之宿根。若调护失宜, 如衣被过厚, 以致热炼液
成痰, 或过食肥甘, 可致酿湿积饮助热, 或感外邪使肺 气失宣, 引动宿痰,
以致痰气交阻, 诱发气喘。宿痰伏 肺, 痰阻气道, 肺失宣肃, 升降反常,
不止导致津液聚生 成痰, 还会潜移默化到血液的周转, 最后变成痰瘀交结。因 此,
津液凝聚成痰, 痰挟瘀血, 产生窠臼, 潜伏于肺, 形 成气喘发生的“夙根”
。如《证治汇补·哮病》 所谓: “内有梗塞之气, 外有非时之感,
膈有胶固之痰, 叁者相 合, 闭拒气道, 搏击有声, 发为气喘。 ”
若喘气长期频仍发作, 势必伤正, 导致内脏虚损,
则病变从实转虚。在缓和期表现为肺、 脾、 肾等脏器虚 弱之候。肺脾屡伤,
久病及肾, 体虚失调, 发作更为频 繁。故王师感觉素体禀赋薄弱, 肺、 脾、
肾3脏虚损, 痰 饮伏肺、 痰瘀交结是发病的显要内在因素, 复因外感、
饮食、 情志、 费劲诱因引触, 出现以肺失宣肃、 肺气上逆 为标,
痰瘀交结为本的证候特点 [1 ] 。贰 审证求因, 细致入微王师以为,
喘气发作期以邪实为主, 缓和期以正虚 为主,
但久病患儿反复变色多表现为本虚标实、 虚实夹 杂的天性。宿痰、 外感、
血瘀为标, 肺脾肾血虚、 肾不纳 气为本。历代医家主张“发时治标, 平常治本”
为气喘 医治的主干条件, 王师亦承认, 在气喘发作期, 遵从“治其标以攻其邪”
, 选用止哮、 平喘、 除痰等法; 在气短缓 解期, 遵从“治其本以扶其正” ,
选拔固本、 消肿、 益肺 等法。气短发作期一般分寒喘、 热喘之分。寒喘每见呼
吸气促、 痰多色白、 口不渴、 舌白、 脉浮滑等症, 治宜宣 肺消痈、
消痈平喘; 热喘每见头疼息粗、 咳痰黄稠、 口 干、 舌红苔黄腻、
脉滑数等症, 治宜明目宣肺、 利尿平 喘。喘气反复迁延, 每由肺及肾,
出现肾气虚或肾血虚 证候。口腔科被称为 “哑科” , 临证对伤者的触诊、
闻诊尤为 首要 [二 ] 。王师临证, 必先认真观看其脸部色泽、 精神状 态等,
起初诊察判定其内在调换, 如《灵枢·本脏》 所 言 : “视其外应,
以知其脏腑, 则知所病矣。 ” 然后遵照患 儿的脑瓜疼声、
痰声及肺部呼吸音的变型, 来辨别病位之 所在, 综合分析,
审证求因。王师临证亦以为, 气喘患 儿在慢性发作时需抓住以下特点: 咳、
痰、 喘多少个症之 轻重。以脑瓜疼为重的, 便止咳、 镇咳, 辅以消肿平喘; 以
痰为重的, 则先宣肺明目, 辅以降气平喘; 若气急为先, 痰与咳次之,
则以降气平喘的国药为重, 辅以止咳 益气。叁 灵活明白方药,
曲尽古方之妙王师临证处方以轻灵平淡见长, 巧于变通, 疗效显明。在诊治小儿气喘时, 善用经方又不拘泥于古, 灵活 变通; 方专药精、
用药轻平; 巧用药对、 有的放矢; 依照 症情缓急予以证施行治; 敷贴外治、
膏方调护医治, 倡导食 疗。临证用药特点回顾如下。3. 一 善于经方, 灵活加减
王师遣方用药, 首推先贤 之方 [三 ] , 如麻黄汤、 小黄龙汤、
麻杏石甘汤、 银翘散、 小 地熏汤、 玉屏风散、 2陈汤、 六君子汤等,
均为治病小儿 呼吸系统疾病之常用经方。王师善用经方, 又主持变 通,
临证灵活加减, 不拘壹格。因小儿为轻灵之体, 发 病轻松、 传遍连忙,
方为定方, 病确各异。王师集临床 30 余年施行经验, 长时间反复评释, 结
合今世药理, 总括出活动经方的一套宝贵经验。临床
常用于医治小儿过敏性鼻前庭炎的抗敏通窍方为《重订严 氏济生方》
中牛虱子散化裁而成; 医疗受寒风寒头疼的 治咳方为 《经济学心悟》
中止嗽散化裁而成; 所拟平喘方、 清咽汤等均为古方启发下,
结合多年临床实施, 反复推 敲考订而成。如抗敏通窍方在 《重订严氏济生方》
中苍 耳子散( 春花、 胡苍子、 白芷、 野薄荷) 的根底上, 加乌梅、
百枝以脱敏抑菌; 加细辛以助木笔花、 道人头升阳举陷, 佐 以生川军止血行气、
去除风湿静痛, 甜根子泻火解热、 调理诸药 等。今世药理钻探声明,
细辛有抗变态反应和抗组胺 作用; 辛夷有缩短鼻黏膜血管的功用;
山鞠穷有促进和改 善微循环功用; 甘草有肾上腺皮质激素样功效 [肆 ] 。3. 二方专药精, 用药轻平 小儿伍脏陆腑“成而未全, 全而未壮 ” “发病轻巧,
传变急迅” , 由此医疗效果与医务卫生职员的
正确辨证及合理用药密切相关。王师临证观望面色、 苗窍( 即舌唇、 咽喉等,
引用钱乙等医家重视“望面色、 审苗窍” 的临证体会) 、 形态, 辨寒热虚实,
因证施治。 用药注重选取质轻味薄之品, 意在既不伤正气, 又可唤
醒脾胃气机, 切忌妄用辛燥、 苦寒、 重浊之味耗伤阳气 与阴液,
提倡在得当之中求变化, 平和内部收效果。
王师在治疗小儿气短时遵照朱瑞群先生三轻用药 特色 [3 ] : 1是拿手花类、
叶子、 虫衣等轻扬之品, 与小儿 稚阴稚阳之体相合, 防止伤其正气;
2是常用升发宣散 之品, 因小儿 “肺脏娇嫩、 脾常不足” , 外感表证居多,
或 见乳食中伤、 中焦气滞; 3是药味少, 用量轻, 中病即 止, 不可过剂
。《景岳全书·小儿则》 所谓 : “其脏气清 灵, 随拔随应,
但能确得其本而撮取之, 则一药可愈, 非 若男妇损伤积痼痴顽者之比。 ”
用药看似轻清平淡, 却 能够取效速捷。王师临证常用金牌银牌花、 桑叶、 九华、
胡 颓叶、 腊红绿梅、 春花、 合欢花、 蝉退等。王师还认为性病科用药力求简约,
方宜专而药宜纯, 忌用繁重复杂, 药效互相制约, 而影响医疗效果 。《锦囊秘
录》 云 : “病情虽多, 而其原头只在一处, 治其壹, 则百病 消, 冶其他,
则头绪越来越多, 益增百病。 ” 王师感到审证求 因、 细致入微、 方专药精,
方能药到病除, 遣方用药君臣 佐使配伍严刻, 简选精良1药多用, 布阵有方,
方简力 专, 正所谓药不在多而在精, 量不在大而在中病。三. 3 巧用对药,
见兔放鹰 对药是国药配伍的入眼形 式,
王师临床使用对药的指标根本是取两药相须为用, 抓好某一治法的成效 [5 ]
。在治病小儿喘气时常用对药 简单介绍如下。麻黄与杏仁: 麻黄, 具备发汗解热、
宣肺平喘之功。 费伯雄认为 : “治痰先理气, 不为疏泄, 则胶黏不通, 此
定喘而用麻黄之意也。 ” 杏仁, 止咳平喘, 降利肺气, 与 麻黄相五,
一宣1降, 以复肺气之宣降, 巩固宣肺平喘 之功。女郎花与苍苍子:
均有除热明目、 宣温中降逆之功 , 《本 草新编》 谓辛夷“通窍而上走于脑舍,
治口疮之要药” ; 《金匮要略》 载苍苍子“治气短鼻息, 断不可缺, 能使清
阳之气上行于巅顶也” 。射干与胡颓叶: 射干, 善清肺火、 降气消痰, 以平喘
止咳。胡颓叶, 可温肺敛肺、 下气, 长于平喘止咳, 多用 于气喘虚寒证
。《中藏经》 谓之“治喘嗽上气” 。射干 配胡颓叶, 1开壹阖, 壹散一收,
利咽降逆、 平喘利肠府, 使痰闭得开, 肺气得敛。僧帽花与枳壳: 僧帽花,
有宣通肺气、 镇痉利咽之功用。 其升提上行之力最强, 故有“载药上行”
“无铃铛花不过 颈” 之说; 枳壳, 有理气宽胸之效劳, 其以下跌行散为著 ,
“气下则痰喘止” 。贰药合用, 一升一降, 1上一下, 相互制约, 互相为用,
行气平喘利尿之力越来越强。 地龙与葶苈子: 地龙, 通经活络、 平喘开胃, 首要用
于邪热壅肺, 肺失肃降之喘息不唯有; 葶苈子泻肺平喘、 行水排毒,
善泻肺中国水力电力对国有集团业饮及痰火而平喘咳, 为泻肺平喘 之要药。两药同用共奏泻肺平喘、
明目消痰之功, 多用 于热哮。紫菀与赦肺侯: 古有紫菀以 “赦肺侯为使”
和“款冬 花得紫菀良” 之说, 两药相称温肺止咳、 化痰平喘, 多用
于寒哮。小儿气短临证常配对药, 如山菜与黄芩, 以山菜之 升散,
合黄芩之清泻, 和平解决少阳; 半夏与竹茹, 燥湿化 痰、 降气和胃;
鱼腥草与开金锁, 止咳解热、 开胃排脓; 木玉盘盂根与红玉盘盂, 解热化瘀等。三. 陆分期施治, 辨证用药 小儿气短诊治分发作期和 减轻期, 历代医家主见“发时治标, 常常治本” 为喘气治 疗的着力尺度。由此, 发作期听从“治其标以攻其邪” , 选择止哮、 平喘、 除痰等法; 减轻期遵循“治其本以扶其
正” , 选拔固本、 健胃、 益肺等法。组方用药上, 1是浮躁发作期,
医疗拟用平喘方加 味以止咳平喘、 抗敏消炎。平喘方由炙麻黄、 黄芩、 柴草、 野茄、 春花、 苏子、 麻芋果、 地龙、 葶苈子、 射干、 天竺 子、
胡颓叶组成, 临床常随证加减。平喘方中首要推荐麻黄 为君药, 方中麻黄,
具有发汗活血、 宣肺平喘之功; 配五 山菜、 黄芩清肺泻热、 脱敏抗炎;
苏子长于降气宁心、 止 咳平喘; 地龙善清肺热、 健胃平喘, 又可通络; 地文、
葶 苈子解痉降气、 消痞散结; 辛夷、 野白茄相须为用, 去除风湿 健胃、
抗敏通窍; 射干善清肺火、 降气消痰; 天竺子、 胡
颓叶敛肺平喘。方中所选诸药, 升中有降, 温中寓清, 使表邪得解,
肺气得宣, 痰瘀得消, 则喘息自平, 平喘方 能较好地缓和气喘发作,
是气短发作期的可行验方。依照小儿特殊的生理特点, 王师以为小儿气短外感风
热者少, 风寒者多; 纯热者少, 寒包热者多, 故临证可据
证加减。②是病情减轻期, 多累及肺脾肾3脏血虚, 阴 阳失调, 当调度脏腑,
祛其生痰之源, 扶正治本。肺气 虚, 津液无法布散; 脾阴虚, 精微不可能运送;
肾血虚, 水 液不能够蒸化。以致津液凝聚成痰, 内伏于肺, 痰瘀交
结。治当补肺清热、 解痉补肾、 抗敏通窍, 与消痈化瘀 融为壹体,
用固通通窍方加味来调补脏腑。固体通窍 方由黄芪、 太子参、 熟干地黄、 山蓟、
茯苓皮、 春花、 抢子、 细辛、 白芷、 香果、
当归等构成。方乳白芪补气升阳、 固 表宁心、 补益肺脾之气;
熟地黄滋阴补肾、 活血解痉、 益 精填髓; 太子参解阳疮热毒、 温肾助阳;
山芥明目利尿、 燥 湿通大便; 茯苓个解表解毒, 与山蓟配伍医疗气虚中阳不 振,
痰饮内停; 川白芷与苍苍子、 紫风流等药产生痴头芒散, 共奏抗敏、
宣生发乌发之功。王师在补虚的底蕴上辅以 利肠府化瘀之品, 二陈汤除却,
还可配5苦菜、 鱼腥草、 竹 茹、 桃仁、 红花、 丹参等。诸药合用,
纠正气血阴阳失 调, 重在调整机体的免疫性抗病技巧, 对巩固医疗效果, 争取
痊愈有重要意义。固通通窍方补虚不忘攻邪, 寓泻于 补, 既固护肺、 脾、
肾三脏, 纠正气血阴阳失调, 又解痉 化瘀, 以堵塞气短宿根。叁. 5敷贴外治, 膏方调和 敷贴医疗是冬病夏治防治
疾病的第一艺术之一。王师主持冬病夏治, 三伏暑天, 患儿腠理疏松,
敷贴医治药物较易渗入皮肤穴位, 入经 归脏, 从而达到防治气短的指标 [六 ]
。《理瀹骈文》 提议 外贴膏药与内服汤药有“异途同归” 之效 : “外治之理,
即内治之理, 外治之药, 亦即内治之药; 所异者, 法耳。 ” 王师曾以中中药材 2号方( 由白芥子、 延胡索各 贰 份, 甘遂 一 份组成, 研末, 和老姜汁) 、 5号方( 以麻黄、 甘草、 苍耳 子各 5 份, 白芍、 夏枯草各 十 份组成,
水煎取汁, 浸纱 布用) 定位敷贴, 离子导入法医疗 一 12捌 例气喘病人, 九十例有作用平均为 八柒%, 218 例慢性发作病者中, 两 方医疗组 17九 例总有功效为
8八. 八%, 证实该疗法对哮 喘患儿有醒目标治病成效 [7 ] 。王师以为,
无序机体阳气虚而阴气盛, 对易患肺系 疾病的幼时,
服用膏方更为贴切。小儿服用膏方, 有 3 方面的职能:
一是气短患儿的发病与机体免疫性机能相 关, 无序服用膏方调补,
能加强患儿的免疫性效果; 二是 在功利之时, 升高诊疗医治药物之功用;
叁是膏方功用 稳定, 口味较好、 服用方便、 小儿易于持之以恒服药, 可加强患儿医治的依从性, 加强疾病的远期疗效。小儿5脏 发育未臻完美,
但由于其生命力趋于成熟和雄壮盛大, 所以宜 自投罗网, 随机应变, 疏其土气,
适其养分, 微风细雨以 助成长。来源:新加坡中医药杂志 小编:闫秀丽 陈佳
燕海霞 许朝霞 王忆勤

凡三岁之后日常爆发或 肆岁今后有时在梦境中不自 主地排尿者,称为小儿遗尿
症。少数息儿的尿床是由于 器质病变所致,就需治疗原
发病。大大多病员是出于肺 脾肾叁脏功效不足,引起膀
胱失约而发病,属于效用性 遗尿,医疗时行使中医的辨
证论治,行之有效。一.下焦虚寒.肾气不足 型:患儿面色苍白,肢凉怕
冷,反应愚钝,小便清长,舌 淡脉沉迟。治宜温补肾阳,固
涩小便。方药可选遗溺汤加 味(菟丝子、鸡内金、牡蛎、破
故子、山茱英、黄芪、黄党、桑 螵蛸)。二.肺脾受损.血虚不固
型:患儿面色蜡黄,少气懒 言,常便秘出,食少便溏,舌
淡苔薄白,脉细弱。治宜培元 解痉,缩尿止遗。方药可选取缩泉丸合补中除热汤加减 (台乌药、益智仁、生淮山、党参、杨枹蓟、黄芪、升麻、柴胡)。三.清热宁心湿热.火爆内迫
型:此型较前两型少见,患 儿性格急躁,夜间梦语啮
齿,面赤唇红,手足心热,小 便色黄腥躁,舌苔黄,脉弦
滑。治宜泻肝化痰。方药可 选拔龙胆泻肝汤加减(草龙胆、黄芩、泽泻、木通、生地、 柴草、车前子)。其它,还有由于倒霉习贯引起的尿床,则要从事教育工作养 人手,睡前先让刻钟候排空小
便,入睡后,注意小儿遗尿 的时日,应在其常常遗尿的
钟点呼醒排尿,从而养成自 行排尿的习贯,对已遗尿的
小儿不应选拔指斥、羞辱等 法,应耐心表达遗尿是暂时的,让其树立信心,同盟适 当的药物临床,就足以高达 较好的效劳。

祝伯权,黑龙江省吴县人,生于一玖一零年。早年毕业于华北国历史高校。1玖3九年师从盛名老中医赵树屏门下。一九44年开市行医。建国后,一9伍〇年考入佐贺市中医进修高校念书。后组装海淀协同医院任所长,1958年调入新加坡市海淀医院长办公室事。临床以擅治杂病著称,尤擅治小儿急症。曾任东京市海淀医院中医科理事、海淀区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区人委委员、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法国巴黎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著有《诊宗忆要》等。

学术思想

祝伯权感觉小儿生理“稚阴稚阳”,病理则发病急,传变快,易虚易实,易寒易热。在看病各样原因引起的小儿高热时,必须问其大便景况。若有腹满燥结,大便不通时,则先宜攻里通下。因为时辰候元气稚少,若当下不下,则津液消烁,故急下以救胃中津液。对于遗尿一病,他认为膀胱不约之因多属虚寒,病由心肾阳虚,阳血虚冷,膀胱气化失责所致,故睡中遗尿而不自知。治用缩泉丸、桑螵蛸散二方加减,医疗效果满足。

辨病与认证相结合,专方与专病相结合,是她多年来的临证体会。如治病气喘病,即用到有个别辨病与全体辨证相结合。中医感觉喘气新病责之于肺,久病责之于肾;治疗原则为“发作时治肺,平日治肾”。别的,气喘不止与肺脏本人有关,还与其余各脏相关,其发病之因,为肺脾肾三经湿热或肝肾阴虚所致,外感表邪是其诱因。实者治以麻杏石甘汤、葶苈大枣泻肺汤和2陈汤等加减;虚者治以6味干地黄汤、二母宁嗽丸和4君子汤等加减。对于溃疡病的医治,祝伯权自拟“溃疡病合剂”,即“加味离草甘草汤”,医治溃疡病之肝胃气痛型取得了精美的成效。他认为本病虽不属于舒筋活络,但人的动感因素与肝郁不疏多能影响脾胃,故从看病来看“溃疡病”以肝胃气痛者居多,虚寒发烧者次之。当然,溃疡病也可知虚寒、痰滞、食积或胃络瘀阻等证型,故医疗时必须灵活辨证技术卓有功能。

临床经验

祝伯权临证用方,不拘经方、时方,兼采应用。如治“脏躁(癔病)”,他依靠“气血冲和,百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身诸病多生于郁”,以为脏躁也正是今之气郁不疏、失志或高度癫狂之类。其病因多由情志不遂,过度气恼而致5脏之间互相影响,引起广大越发症状。本病多见于女士,从心、肝、脾初叶论治,用甘麦干枣汤、肆七汤和地胆头泻肝汤等加减医疗,效果白璧微瑕。其治疟疾,常选常山饮、截疟7宝饮和小柴胡汤等方。其治痫病,以为厥气并于上,上实下虚,清浊倒置,故令人仆地;浊邪上干清阳,故昏不知人;肝主筋,风热盛于肝,则一身之筋挛急,令人手足抽搐。对于本病的看病,认为应首辨阴阳,阳证多先身热掣疭惊啼而后发病;阴证则先身冷而无惊掣啼叫即发病;前者治以养身降火、止痢镇肝,方用风引汤、二陈汤和泻青丸等加减;后者宜用燥湿温补,顺气调中之法,方能拿到较好医疗效果。

膝下影响

祝伯权一生致力于中医职业,其别出心裁的驳斥观点和增加的临床经验足认为后人效法,对增加中医临证水平很有借鉴意义。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