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起柳永,药线结扎法

【结扎法】

药线结扎法是用药物丝线结扎所需除去的组织,阻断局部血

想起柳永就会想起夏雨秋荷云淡风清,想起江水烟波断桥幽径;就会想起一个唇红齿白的青年如玉树临风,翩然吟哦在江南水乡楼阁,桨声灯影之中。“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栏久。”

是利用线(药制丝线或普通丝线)的张力,促使患部气血不通,使所要除去的组织坏死脱落,达到治愈的目的。一般适用于赘疣、痔核等症。例如头大蒂小的赘疣,可在根部用线作双套结扣住扎紧。对血瘤和癌肿禁忌使用。

液循环,促使其坏死脱落的方法。

柳永一定是个迷恋情感的人。无论对萧萧暮雨还是看萍花月露,他始终会牵挂心上佳人。细心的柳永会替女人悬想她是否正在极目凝望暮色中的归航或是抬头辨识传书的青燕。柳永为歌女们写曲子,说尽了她们的缠绵之思。读到“彩线慵拈伴伊坐”时我禁不住悠然神往,想象那女子一定穿著红红的小棉袄,在早春暖暖的透过窗棂的日光下,陪着自己的爱人不言不语然而笑靥如花。小指头懒懒挑起丝线之时,其情其景真有如水之柔,如烟之净,如朝雾之轻盈迷朦而不可以物方之。柳永这个有情的文人、有情的男人。

结扎法早在宋代《太平圣惠方》中就有记载:“用蜘蛛丝缠系痔,不觉自落。”至明代此法临床已广泛应用,且发展到用药线结扎,使用范围也由痔疾扩大到赘瘤、脱疽坏死等。制备药线所用之处方,各家不一。如明代《外科正宗》中用芫花、壁钱与白线同煮至汤干;清代《外科大成》用芫花根、雷丸、蟾酥、草乌煮生丝线药汁尽被丝线吸收;《种福堂公选方》则用鲜芫花根在石器中捣取自然汁浸线用,等等,芫花与芫花根是最基本的药物,一直沿用至今。

柳永也一定是个有思想有骨气的人。势位富贵在他视如敝屐,“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就这一点而言,杜甫韩愈之流的格调则相对较为的低下,一朝做官便三月不知肉味。即使是放荡形骸的李白,也打不烂名枷利锁,仰天大笑地去做玄宗的亲随。真真洒脱的柳永毅然斩去了文人怎么也甩不开的仕宦之赘疣,“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当他扛着“奉旨填词”的招牌寄身于江湖时,最高统治者一定受到了羞辱并由此感到非常的难堪。有红颜知己依约丹青屏幛,有狂朋怪侣遇途当歌对酒,有春江秋水细听莺声燕语,有脆管繁弦歌吹梦幻五湖烟浪一船风月,“蝇头微利,蜗角虚名,毕竟成何事。”柳永这个真文人、真男人。

【操作方法】

想起柳永,就会想起文人们,就会有几分黯然神伤,抱影无眠。“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1.凡头大蒂小的赘疣、痔核等证,可在根部以双套结扣住紧扎。

2.凡头小蒂大的痔核,可用缝针贯穿其根部,再用8字式结扎法或采用“四”字形结扎。

3.如截除血栓闭塞性脉管炎的趾、指,可预先用丝线缠绕1(余转,渐渐紧扎。

4.如大络断裂,可先找到断裂的络头,再用缝针贯穿出血底部,然后系紧打结。

【主治病症】

一、瘿瘤

丝线结扎除瘤方(《中国医学疗法大全》)
丝线。用丝线在瘤体根部扎紧。主治体积较小、顶大蒂细之瘿瘤。

二、赘疣

丝线结扎除疣方(《中国医学疗法大全》)
丝线。用镊子或钳子将疣提起,然后用丝线尽量靠近病变根部扎紧。主治寻常疣。

三、痔疮

丝线结扎消痔方(《中国医学疗法大全》)
丝线。令患者排净大便,充分暴露痔核,常规消毒及局麻后,用齿钳轻轻提起痔核,用丝线环状结扎痔核根部,一次扎紧,然后纳入肛门内,并包扎。主治内痔、混合痔内痔部分。

【注意事项】

1.结扎时应扎紧,否则不能达到完全脱落的目的,扎线未脱,应俟其自然脱落,不宜硬拉,以防出血。

2.对血管瘤、癌肿当禁用本法。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